手机红海市场的淘汰,还远未结束 - 贵阳票务网
 
手机红海市场的淘汰,还远未结束
 

手机红海市场的淘汰,还远未结束

发布时间:2020-08-26 09:31:02
 
01互联网手机品牌诞生 2020年,小米成立十周年,中国互联网手机诞生十周年。 因为互联网手机品牌的出现,手机销售的运营商渠道被线上电商渠道所代替。消费者一方面摆脱了运营商定制的落后机型,另一方面能够以更低廉的价格享受更高性能的手机。 请互联网手机——小米2 在小米凭借1999这个价位大杀四方时,华为推出荣耀3C,中兴将定位高端的努比亚品牌直接拉到性价比档位,OPPO凭借着一加一代在1999这个价位,享受着数码爱好者的追捧。 互联网手机品牌曾经主战场——1999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,人人都觉得自己可以创立自己的手机品牌。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土地上,凭借着完整的供应链体系,只要你有信心,就可以去生产手机;只要噱头大、价格低,就会有人捧场。 大可乐、TLC、青橙、ZUK......不管是否有品牌背景,用着小米抢购的模式,先收钱,再生产,凭借着资金的快速运转,总体上每个品牌都能分到肉吃。 14-15年混乱的山寨机互联网品牌 眼见他高楼起,眼见他高楼塌。 02山寨机市场份额的绞杀 山寨手机的美梦,被小米亲手打碎。 红米品牌的出现,是对低价手机市场的规范和收割。 红米出现,是大厂商进一步拓展市场 手机厂商只有一个目的,卖出更多的产品。谁碰了我的蛋糕,要么争抢的头破血流,要么就让你死。 荣耀品牌回归华为管理,ZUK被联想收回,一加在OPPO的扶持下出走海外,魅族也培养低端品牌——魅蓝。 既然竞争不过三星、苹果的高端市场,那就在低端市场赶尽杀绝。 于是消费者突然发现,1999这个价位,手机多了起来:小米4,魅族MX4、荣耀6,ZUK Z1,一加一代;1000元左右的价位,大品牌也多了起来:红米note、魅蓝note、荣耀4C。只要花到一千左右,就能买到配置不错的手机;如果花到两千左右,就能买到各家的旗舰机。 互联网品牌千元机和旗舰级的激烈jing'z 于是华强北的山寨机市场,在各大手机厂商的围剿中,慢性自杀了。不完善的售后、消耗着消费者耐心的抢购,还有垃圾的做工。2016年,三四年的时间,这些山寨品牌,成为了手机红海竞争的“献祭品”。 03手机厂商第一次的直接碰撞 随着这些山寨机的“清洗”,下一步,是更激烈的,头部品牌的直接竞争。 2017年,原本分家的手机子品牌,纷纷回归母公司。荣耀回到华为,成为狙击小米的狙击手,将小米束缚在2000元价位;一加也不再对其OPPO属性遮遮掩掩,为了降低售价、平摊元器件成本,一加5、一加6甚至和OPPO R系列成了“孪生兄弟”;魅蓝被黄章收回,李楠被踢出魅族,在“mBlu”这个品牌准备发布的时候,魅蓝宣布消失。 各家的部署,为4G时代末年的各家手机厂商,提前规划了战局。 华为从mate7的一飞冲天,奇妙的进入了高端手机领域;又从P9与徕卡的合作,将P系列的价值进一步提高。华为单单凭借着mate系列和P系列,就成为手机厂商里独当一面的存在。荣耀品牌自然不能抢老大的风光。回归了华为的荣耀,是华为的战略布局的大棋。在华为进入高端市场、中端需要产品补足的时候,先前布局的互联网品牌荣耀可以直接拉过来。这样,华为就轻易的实现了全价位布局。 小米的日子,则不太好。如果在16年左右小米没有选择出走印度,那么被性价比束缚的小米可能那个时候就已经被“绞杀”了。市场在经历互联网的疯狂后,重新开始审视线下渠道的重要性。一时只有线上的小米被无线抨击;而之前在互联网时代被黑得很惨的蓝绿大厂,这个时候凭借良好的利润所进行的开发,开始利用相关产品进攻线上市场。小米一落千丈。 小米16年份额暴跌36% 但小米有雷军,这个可以被称得上传奇的商业家。一方面选择让小米出走印度,利用小米性价比属性在印度保证自己的销售额、另一方面开始全面建设小米之家,建设自己的线下旗舰店。一个单纯依靠现金快速周转的互联网公司,开始有了现金储备,开始将自己变成一个公司结构更合理、资金流转更健康的大型公司。而且,小米也意识到了性价比的束缚,不断的尝试冲击高端,小米note系列、小米mix系列,将小米的终端售价,拉到2000-3000价位。小米有了更多的利润,逐渐回过神来,开始新的产品布局。 OPPO和VIVO则是依靠类似的道路。一方面靠在国内的经验,在印度大量建设线下店铺,成为印度手机市场的TOP5;另一方面国内依靠find系列、nex系列、K系列、Z系列来进行线上产品布局,同时利用产品的原创性来改变这俩个品牌在消费者心中“厂妹专用”的印象。 而他们的子品牌,一加,realme、iqoo,要么转变定位,拉高价格,利用高端配置进入高端手机;要么在国外手机蓝海市场,打着性价比的旗子,占领国外消费市场。这些子品牌,放弃了同母品牌的直接竞争,同时也放弃了在国内市场上成为TOP3的机会。 04淘汰,再一次开始 四年一轮回,在大家以为16年国内手机厂商被“清洗”,国内手机市场趋于稳定后,2020年,好像竞争变得更加猛烈了起来。 华为自不用担心。国内手机品牌,能够在高端领域和它竞争的品牌,还没有出现,主打商务和拍照的mate系列,P系列就是华为的基本盘,保证了华为在国内TOP1的位置;当然华为依靠自身的高研发能力,具备国内大部分手机厂商都没有的元器件自研能力,靠着首发5G芯片、折叠屏mate X和鸿蒙系统,凭借着国内“爱国”的包装,只要华为不出原则性错误,下个时代还是华为作为领头羊。 小米学贼了,依靠卢伟冰一个人,就将红米牢牢的与荣耀捆绑,雷军可以轻松的将小米与华为进行直接对标。小米的品牌,在卢伟冰和荣耀高管的争议中,无形得到了提升。小米10系列算是站稳了4000-5000价位档,小米的高端梦,这下算是走出来坚实的一步。但小米的最大问题,就是自身产品的可替代性。华为利用三个版本的P系列将P20 Pro打造成国内手机拍照的标杆。小米企图利用一亿像素来复制华为的道路,却在更大概率上会用自己不完善的产品和华为直接进行PK——这对小米来说,无疑是吃亏的。小米的特点,就应该是配置“发烧”。如果小米能在屏幕、性能、loT领域发力,走出自己的高端产品之路,相信会让更多消费者买单。 红米和荣耀,则是接下来竞争的重点。他俩之间的关系,像极了刚开始的小米与华为。利用高端配置和低廉的价格,打着性价比的牌子吸引学生等消费能力不高的消费者。红米的定位就是极端性价比,所以在卢伟冰的带领下,战斗力异常强大;荣耀则被华为束缚,高端上不去,低端配置又不够。现在华为不如将荣耀品牌进一步放开,在牺牲一定利润的前提下,和红米对拼;同时利用华为前代高端产品的功能下放,来打造比红米更高端的形象,从而形成自己的优势。荣耀V30 Pro的优势是那颗传承自mate 20 Pro的4000万像素CMOS,本来可以利用这个特点来对竞品实现碾压,却因为拍照算法的故意劣化、做工的相对不精致而错失了阻挡小米10的机会。荣耀品牌,不如重拳出击,不用考虑华为前代产品的限制,将自身品牌的高端属性做上去,在这次红海竞争中夺得先机。 OPPO则依靠OPPO——一加——realme三个品牌,建立起来良好的产品链。这三个品牌互相竞争,没有稳压一说。find系列高端的配置,一加的极客属性,realme的性价比天性,让这三个品牌有个各自的消费群体。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一加7T稳压OPPO Reno Ace这样在华为集团里不可能出现的场景。但OPPO凭借着这三个品牌的竞争,硬是打出了差异化,结合完善的线下市场和海外布局,OPPO大概率会成为国内手机市场的第二,并且牢牢占据这个位置。 bao'shou好评的绿厂三兄弟 除了这些准备充足的厂商,还有的厂商明显落后了。 VIVO在2019-2020的糟糕布局中,让我们感受到VIVO面临的危机。或者这样说,VIVO现在面临的困境,和当年的小米,差不多。 为了抢占5G的第一个战场,vivo在高通芯片准备不足的情况下,使用三星exynos 980处理器。 没想到友商的高通765G产品发布、铺设的这么快,就连OPPO和X30对照的reno3使用的都是765G,而exynos 980,则变得鸡肋起来。 紧接着,为了和红米K30、realme X50抢占2000元5G手机,推出了Z5系列,采用高通765G。 额,处理器秒了X30....... 再接着就是iqoo3,游戏手机缺乏高帧率,性价比比不过2999的红米K30 Pro,游戏性能不如红魔和黑鲨。逼着iqoo官方发微博,赶快推出了iqoo neo3。而iqoo3 也只不过推出一个月而已。 更尴尬的是NEX 3S。本身NEX 3的“瀑布屏”就有很大的争议,而NEX 3S就是NEX 3换个处理器....这种敷衍的升级,可能VIVO本身都不对NEX 3S系列抱有很大的期望。 混乱的产品线,和友商竞品对比毫无竞争力。上半年的新机发布已经快结束了,如果下半年VIVO的产品线不能进行良好的规划,那么vivo就要在5G时代,被另外三家远远甩开了。 5G时代的竞争,实际上是头部品牌对于市场份额的进一步竞争。在经历了智能手机普及、千元机市场的争夺、高端产品的冲击后,消费降级逐渐演变为消费升级。消费者现在对于3000以上价位手机的接受程度明显提高。在这个消费升级的年代,如果打造产品特色以吸引消费者,如果覆盖各个消费层次的消费者,是摆在各大手机厂商眼前的问题。 可以预见的是,四大国产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,会更加激烈;而那些没有特色、竞争力弱的品牌,会在这个时间内,被无情的淘汰。 手机红海市场的淘汰,或许2020年,正在又一次上演。